2019-11-04 物理、數學都難不倒,台灣人卻當不了全球軟體龍頭的專案主管?

物理、數學都難不倒,台灣人卻當不了全球軟體龍頭的專案主管?
交通大學前校長張懋中。(邱劍英/攝)

【記者田孟心/採訪報導】物理、數學問題都難不倒,卻當不了國際大公司的專案主管?長久以來的教育模式,讓台灣人只會解題,不會「問問題」。身為台灣頂大的交大、清大,意識到人才培育方向應該大轉彎。

 

新竹東區的兩所頂尖學府,清華大學與交通大學,多年來都是台灣科技業忠實的人才供應鏈,培養源源不絕的人才。明明這套培訓系統良好而穩定,清大、交大近年卻領先全台灣的大學,啟動了新一波的選才制度。

 

在交大,看見隱憂的,是曾任加州大學電機講座教授的前校長張懋中。

 

「前陣子某全球頂尖軟體公司台灣區負責人問我,知道台灣員工3千人裡面,有幾個人擔任Product Leader的角色嗎?」張懋中為表謙遜,猜5個,沒想到對方卻說,答案是「0」。

 

該位高層表示,「你們台灣人很擅長『解決問題』,所以只要我們有物理問題、數學問題,都會找台灣人進來團隊解決。但研發或設計產品這塊,我們就不需要台灣人了。」

 

這一席話,正是張懋中眼中交大的困境。

 

【台灣教育下的「代工人才」】

 

「我們花最多資源,培養最好的學生,去做『解決問題』的代工人才,卻從沒教會孩子做『定義問題』的領袖!」張懋中認為,兩者之間的差別,就是會不會「問問題」,老祖宗說的「學問」便是這個道理。

 

鏡頭轉向清大,英雄所見略同。

 

校長賀陳弘表示,「1990年代的科學園區,代表台灣製造業的極致,而製造業要的人才,是規格化的人才。」規格化意味著進入規格的誤差愈小,良率愈高、競爭力愈強,人才便不會有太大的差異性。

 

然而,當產業趨勢往強調高附加價值走,台灣社會意識到高獲利不在製造這端,育才思維便產生質變。

 

「我們期待養出下一個獨角獸,就得讓人才與想法差異化,」賀陳弘總結。

 

【選才模式翻新:用3D視角篩檢學生】

 

要找到會定義問題、非規格化的人才,原來的選才模式必然需要改變。

 

「過往筆試那套,會擋住很多我們想要的孩子,與其看分數,我們更在意自主學習的熱忱,」賀陳弘說,考試就像2D照片,再怎麼分析也只能將解析度拉高;面談、甄試則是3D,用不同角度看見學生的可能性。

 

近年來,兩所大學的多數科系意識到這樣的觀念與趨勢,陸續將考試入學佔比降低,甄試比例提高。

 

「我們就是看學生對於關心的領域會不會主動學習與反思,看見其他人還沒看見的癥結或機會,」交大教務長盧鴻興對選才的說明,與張懋中所言「會問問題」是同一個概念,都相對於只會被動接收、填答的學生。

 

除了一般熟知的學測甄試,清大特殊選才「拾穗計劃」更在「實驗教育法」上路前就試行。「當齊一的鐮刀落下,有些掉在地上的精華麥穗,也有被撿拾起來的機會」是該計劃的基本理念。

 

所以,拾穗計劃完全不看學測與指考成績,走另一條獨立申請管道,每年12月就放榜,累積至今共5屆129人。

 

2017年,交大的「百川計劃」也應運而生,同為不看紙筆測驗的特殊選才,第一屆22人,第二屆30人,如今,海納百川的選才模式,已佔交大入學的1.5%。

 

攤開拾穗與百川計劃名單,人文、理工的學生皆有,背景不乏在家自學、實驗教育系統出身的同學。

 

他們之中,有高中就創業走金融科技(FinTech)的小老闆,有熱愛運動而經營部落格的體育記者,有打進全世界駭客比賽的程式奇才,也有圍棋、溜冰、辯論等各項藝能好手。

 

【課程設計翻新:打造跨域、自主的生態圈】

 

「選了不一樣的未來人才進來,沒有給他們適合的生態圈,做不起來,」交大教務長盧鴻興表示,2014年,便已著手進行全校選課制度翻新。

 

原本交大學生要修128學分畢業,其中28是通識,100是系上專業,「現在,100降為70,其他30,可以跨域去選其他科系的必選修,」他說。

 

更讓學生們驚喜的是,倘若修滿了另外一系的核心30學分,交大直接授與雙主修學位,不用負擔過往雙主修動輒需要修滿163學分的壓力。

 

同時,交大亦鼓勵系所合開學程,例如電機、資訊系推出軟體硬體共同設計學程,以及機器人主題的跨域創創工坊,讓難被定義的跨域人才更能適得其所。

 

在清大,10年前便有同樣跨領域組合的院學士班。兩年前,進階的「實驗教育方案」更是獨步全國的「無菜單選課」,在28學分以外,課表全由學生自由設計,甚至校外的講座也有機會被承認。

 

「我們會替同學安排2至4位校內外的主責老師,就像營養師一樣協助規劃料理,」清大副教務長焦傳金表示。

 

有人質疑,自由選課是否替學生畢業開了方便的後門?但數據顯示,清大含拾穗計劃的學生在內,只有16人敢點「無菜單」料理,因為絕對的自由,仰賴絕對的自律,其實更為挑戰。

 

跳脫規格化,兩校的人才培育,走向跨域激盪、自主規劃學習,這對108課綱「適性揚才,終身學習」的育才方向,既是呼應也是引導。

 

種種關於選課的鋪陳,雖然看似與甄試、特殊選才學子們淵源較深,卻一體適用整個學校,因為改革者期待的是,最終考試進來的學子們也能具備迎戰未來的能量。

 

前瞻,免不了遭受質疑,坊間對於兩校的改革方向仍有不同聲音,讓甄試比例、特殊選才才名額仍被主管機關控制。

 

賀陳弘直言,「多元、彈性才有創新的可能,這是全世界大學都在走的路徑。」

 

張懋中更質問,「我們希望孩子以後繼續做代工的奴隸,還是未來世界的主人?」

 

昔日代工人才供應庫的清交大,發出最沉重的喟嘆。但無論多麼遙遠,他們都已踏上尋找台灣的下一個賈伯斯之路。

 

 

創新學程與選課

1.課程特色︰

● 跨領域,例如交大電機、資訊系推出軟體硬體共同設計學程,以及機器人主題的跨域創創工坊

● 客製化,例如清大實驗教育方案,在28學分以外,課表全由學生自由設計

 

2.預期成效︰

● 從解決問題提升為能夠定義問題

● 從代工人才轉變為帶領產業創新的領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