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-11-05
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(左),宣捷集團董事長宣昶有(右)。 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(左),宣捷集團董事長宣昶有(右)。
【記者黃文奇/台北報導】「財經相對論」是經濟日報為讀者新闢的寧靜角落。這裡將放上兩張空椅,邀請兩位財經人物促膝對談,褪去專業角色,回到生活中的家人、師生、朋友位置,交換對彼此關係、社會、人生的想法。
 
這時代需要對話。在財經數字之外,我們分享有溫度的對話;在別人的故事裡,也看見自己。
 
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和兒子宣捷集團董事長宣昶有,看來不像父子,更像兄弟:但他們談起事業或生活,又像朋友。宣昶有在採訪過程中不斷提到,「宣爸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」。
 
「人生的幾個重要轉折,宣爸都在。」宣昶有說。
 
竹科創業家的小孩都喊宣明智「宣爸」,他對小孩「沒有規範」,全然自由,看來放任,卻是自有道理。宣明智說,每個世代都不同,他的人生經驗作不得準;求學是這樣,事業也是。
 
「強求孩子接家業,那是為難他們。」於是,科技人宣明智中年後跨界生技,支持兒子創業;宣昶有則由電機轉念醫學。宣家父子成了生技產業創業夥伴。
以下為專訪紀要:
 
問:宣昶有小時候是怎樣的孩子?他自己說很叛逆,老爸覺得呢?在兒子成長過程中,宣爸扮演怎樣的角色,嚴父還是玩伴?
 
宣昶有(以下簡稱子):小時候我爸是不管我的,從小我就被乾爸爸曹興誠(聯華電子創辦人)的兒子、也就是我乾弟弟羨慕得要命,他甚至在生日時許願「我希望我爸是宣爸」。
 
我當時的朋友圈,大家都認為宣爸就是全世界最好的爸爸。他該救的時候會救你,該給你資源就給。我小時候假日時,大人打麻將,他就帶小孩一起玩,去吃牛肉乾、喝汽水、看電影,無樂不作。宣爸累了,甚至在電影院打呼,但大家都覺得很開心,他就是孩子王。
 
宣明智(以下簡稱父):我自己的父母親不太管我,所以我也不知道怎麼做一個管人的父親。小宣有一次叫我幫他寫功課,我就對他說:我自己也從來不寫功課,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,不用寫了!我從不勉強孩子做什麼。我認為孩子有興趣的東西,他自然會做好;如果沒興趣,強迫也沒用。
 
最近我想幫年輕人創業。我認為,興趣是關鍵,做到多又精是另一回事。你可以靠學歷混進企業,但要做好是另一回事,團隊合作、態度都很重要。
 
問:你們對彼此的最深刻的印象、看法為何?對方在你眼裡是什麼樣的人?
 
子:宣爸在我小時候非常忙,從工研院上班到科學園區創業。當時有許多歸國學人回台創業,園區有一個CEO村,這些創業家的小孩有很多跟我同年齡,我們都玩在一起,這些家庭到現在關係仍然很緊密。
 
宣爸只要下班,都會帶我們玩。對我們來說,他就像超人、英雄,體力永遠用不完。對我來說,爸爸就是英雄,不只帶我們玩,還會教我們怎麼解決問題。
 
宣爸總是在我人生重要的關鍵時刻出現,從小到大,我的人生大事各階段,都有宣爸在。宣爸一直都是家長,但他不是一般的爸爸,他不會叫你做什麼、不要做什麼,他沒有規範,他是全然的讓我們自由發展。
 
父:要說深刻的印象,小宣念中學的時候,有一次學校要辦園遊會,小宣跟同學討論後決定賣「冰的東西」,譬如冰水、冰棒。園遊會當天,他們很有生意頭腦,很懂得行銷,一開始就祭出「試吃」,賣到一半還「配售」、買一送一,因此產品賣得很快,不到中午就賣光了,整個團隊就跑去打籃球,搞得別的團隊很光火,還在幹活!結果被同學告狀「不合群、沒紀律」,然後訓導處廣播,叫他們去訓一頓。這件事我反而覺得有趣。
 
問:彼此最大優點是什麼?
 
父:我話不多,我大半都在想事情…
 
子:他不管我,宇宙無敵偉大老爸!他想東西很快,積極且快速修正學習。宣爸K過我兩次。一次是我拿小汽車砸我妹的王安電腦液晶螢幕;一次是高爾夫球具被我砸壞,因此被他修理。
 
【叛逆富二代 不當靠爸族】
 
問:從科技業轉進生技業的契機是什麼?談一下父子共同創業的過程。
 
父:我喜歡新東西、怕擁擠(的領域),近年半導體炒熱後,大多數人搶入,如今健康、醫療反而更是人類需要的東西,尤其年紀愈長愈能體會。我們進入幹細胞領域也是機緣,除了小宣因機緣學了醫、我也認為下個世代是「細胞」的世代,做出好藥更能救人。
 
子:我從小在新竹科學園區長大,兒時的玩伴多是專家學者、創業家的小孩,我爸是做半導體的,我大學到美國學電機,畢業後去矽谷工作,在一些機緣下,我開始學醫。後來到上海交通大學繼續進修,接著與台灣生技公司有接觸,當時接觸到幹細胞,兩岸都跑,最後想回台灣創業。
 
問:對於創業,你們各自有什麼看法?
 
子:富二代創業很辛苦,因為父親那一代太強了。開玩笑說,最聰明的人就是「裝廢物」,到爸媽快死的時候,再喊「我要創業」,就可以拿到所有資源。但我不這麼做,我要走自己的路。
 
我念電機,他罩我;現在我學醫,回過頭我可以罩他們。除了健康,我的父母親其實也都不需要我照顧。現在,宣捷集團已到了損平期,我們目標是世界第一,不論要花幾年時間。
 
父:古時候一個朝代幾百年,環境沒有變化,統治者就一代不如一代。現在十年就是一個世代,每過一個世代,環境完全不一樣。所以拿舊知識硬塞給下一代,是不對的。我對金錢的觀念也是這樣,與其把金錢留給下一代,不如鼓勵他們去創業。
 
我能進到半導體產業,貴人太多。像我交大班導師胡定華先生,他是半導體先行者,催生了聯電(註:胡定華已於2019年7月11日過世)。我加入聯電,曹興誠也是我的貴人,他容忍我的脾氣。另外,如果沒有李國鼎、孫運璿的遠見,也沒有今天的半導體產業。
 
但這個世代不同了,環境不同,逼自己孩子承接事業是難上加難。所以,我不是讓他傳承,而是創業。我認為,成功的經驗無法複製,更別說,成功有可能只是運氣。
 
子:二代接班的確很多難題。一些朋友也會訴苦,做好做壞,都會被嘲笑,做成功了,說你只是為了證明比老爸強,做壞了,說你還可以回家靠爸,不要裝了。但是,為什麼要創業?有人是想要做對的事,而不是變得更有錢。
 
父:二代是不是能想清楚:事業是為自己做或為老爸幹?你周邊的朋友可能有自己的想法,你找他在公司共事,就會是亂源之一。這些人有目的,說的不見得是真話,提供反映的意見都是參考,你自己心裡要清楚。如果不是對家業有興趣,何必留在家?出去嘛!磨練是資產。
 
【宣氏獨門哲學 成就別人 也成就自己】
 
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、宣捷集團董事長宣昶有這對父子,與其要說創業父子,不如說是創業兄弟,甚至說是創業的「夥伴」也不為過。宣明智甚至笑稱,他與宣昶有的關係,就如一句老話說的「君子之交淡如水」。
 
宣昶有說,他覺得父親像是宇宙,不是偉大而是讓所有人都「想飛向他」,他笑稱,父親就是他的貴人,甚至是很多人的貴人。
 
宣明智廣結善緣的結果,讓宣昶有在創業的階段,也間接得到許多人的幫助,宣家父子的創業哲學就是「成就別人,也成就自己」。
 
父子之間的默契天成,宣氏父子都認為,兩人不常溝通,但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能察覺彼此的想法,所以連吵架都很少,即使在創業時有意見不合之處,都當作是彼此的功課,因此也一起成長。
 
宣昶有說,記憶中父親沒對他發過脾氣,甚至也沒打過他,放任他做想做的事情。
 
小時候,宣昶有想到美國念書,宣明智開出一個條件「考上第一志願」新竹中學或竹科實驗中學,就放他去美國,結果宣昶有一舉都考取(竹科備取後錄取),宣明智也遵守承諾讓孩子放洋。
 
即使後來,宣昶有從科學領域轉而學醫,宣明智仍是背後最大的支持者。宣明智說,小宣(宣昶有)的優點是腦筋動得快,決定了就積極去做。宣昶有後來在生醫領域創業,也是因為宣明智一句話啟發「學醫救人,不如做藥救人」,兩人於是從父子變成創業夥伴。
 
若說兩人真的有意見相左的地方,那可能偶爾在政治立場上,有點不同。宣昶有笑稱,宣明智有時幫朋友選舉,比候選人還要投入,他常擔心爸爸會太忘我反而讓自己受傷。
 
宣明智說,他有些朋友希望出來服務大眾,只要理念相合的人,他都會傾盡全力幫忙,只要能幫台灣、幫年輕人,他都願意支持。他與小宣或有立場不合,但結果通常皆大歡喜,這或許也是一種福報吧。

附加資訊

  • 新聞來源: 工商時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