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-03-31

法國海外優良教師  博佳佳

在交大通識課的外籍教師並不多,有位法國女教授說著一口流利的中文,在課堂上與同學進行著互動與問答,她是國立交通大學通識教育中心的助理教授博佳佳,日前獲得由法國外交部所頒發的「海外優良教師」,對於她在臺灣的教學貢獻給予最大的鼓勵與讚賞。在前往法國領獎之前她也接受了法國當地電視台的採訪,電視台準備將博佳佳教授的教學理念記錄下來,讓她故鄉的人也能看見一個法國人,是如何在臺灣這塊寶島上,用她熱愛的方式與教學理念帶給臺灣學生不一樣的視野。

 

對於獲頒如此大的殊榮,博佳佳顯得非常受寵若驚,她表示:「雖然開心但也相對有了壓力,對於自己的教學她會更全力以赴,要教得更好!」,眼前這位法國國籍的女教授,可不是在交大裡教學生英文或法文的語言課程,博佳佳教授在通識教育中心任課,教的是哲學與科學兩個領域的通識課程,可以在選課系統上找到像是「哲學概論」、「探索科學:舊世界的科學」這樣的課程名稱,都是由博佳佳來授課,而這位法國籍助理教授,其實在2006年8月就來到臺灣了,雖然2012年才開始教學的工作,但對於這份工作卻有著無比的熱情。

 

來臺讀書  充實能量再出發

一直從事著哲學教學工作的博佳佳,2006年8月申請來臺灣讀書的獎學金,來到臺灣開始她學習中文與攻讀博士的旅程。在學習中文一年之後,因為得知師大的洪萬生教授在科學歷史方面是專家,博佳佳希望除了自己哲學的專業之外,也能將專業延伸至研究科學歷史的領域,因此決定進入師大數學系攻讀科學歷史的博士。

 

在臺灣讀書的過程中,博佳佳體會到臺灣升學導向的社會風氣,考試多到讓她壓力很大,在法國的研究生考試少,專心作研究寫論文即可,因此剛來到這樣的環境有點不太適應。不過也因為博士讀的是科學歷史,在日後的課程中也開設了這樣的課程,讓學生們能夠簡單地去了解完整的科學發展史,2007至2012年這段時間,是她取得博士學位的時間,也是充實自己能量再出發的養分,她能帶給學生的不再只是哲學,還有由科學角度開闢出的新領土。

 

接觸中文 同理學生心態

來到臺灣讀書首先面臨到的挑戰就是語言,中文對於許多外國人來說是個學習門檻極高的語言,對於說著一口流利中文的博佳佳來說,中文的學習是永無止盡的,現在的她儘管已接觸中文多年,聽說讀寫的「寫」還是不熟練,打字倒是沒問題,她笑著回應:「No practice every day, no writing.」,中文對於外國人總像是一門難懂的藝術,太難了!

 

然而,一開始在臺灣教課的博佳佳都是採取英文授課,她發現臺灣的學生或許是因為從小到大的環境都沒有說外語的習慣,不是不懂英文而是不敢講,雖然鼓勵大家多發言,但英文授課始終讓大部分的學生保持沉默。對照自己學習中文的經驗,她用同理心去體會學生的心態,「若是要我上課用中文回答問題,我可能也會不說話!」因此她從自己開始改變,從去年開始開設中文班,希望學生能因為中文授課改變參與的熱情度,果然在課堂上的討論熱烈多了!

 

主動學習 發展新上課模式

博佳佳的本科專業是哲學,她曾到瑞士的國際學校教授哲學,學生來自全球,像是美國、俄羅斯、阿拉伯等等,她指出若要報考進入法國的大學,哲學是必考的科目,有許多學生的法文水平不夠,很難用法語的文法去回答哲學的題目,也讓他在教學的過程中不斷地去思考是否需要一個新的教育模式,於是在那時發展出「active pedagogy,主動學習」的方法,也奠定了日後在臺灣的教學方式。

 

不再是傳統的上課形式,博佳佳深知一頁又一頁的簡報會讓學生感到無趣,所以她安排許多課堂活動,甚至在第一堂課就先拋出問題:「對你來說,哲學是什麼?」,讓同學分組討論、互相激盪腦力。她發現許多學生「不清楚自己為什麼要來上課?」,像是坐在課堂上的行屍走肉,一點求知慾都沒有,她希望學生上課是因為喜歡吸收知識而在這裡。博佳佳的課堂上也沒有太多考試,她認為考試只是一個測試的水平,它可以讓人知道學習的狀況,但不應該是強迫學生學習的工具。

 

哲學思考  Thinking for everything

「哲學是什麼?」用一樣的問題丟給博佳佳教授,她露出為難的神情:「越鑽研哲學我越不知道它是什麼,但最重要的就是要思考!」她笑稱自己不是哲學家,只是一位哲學老師,她的任務是要告訴學生,如何去思考一件事情的邏輯,要懂得對事情去提出辯證、批評及建議,也就是所謂的「Critical Thinking」,當腦袋有在思考每件事情,身為人的意義才更加重大,因此博佳佳提出:「我們不是電腦,哲學是需要思考的。」

 

開放式的團體討論讓博佳佳的課堂中不再是死氣沉沉,在「哲學概論」這門課中,她甚至讓全班的學生自行投票上課的主題,在備課上是一大挑戰,因為不同的班級選擇的主題都不一樣,雖然十分辛苦,但她更希望同學能夠對於全班共同選出的主題擁有熱忱,增加發言討論的動機,每位同學的想法都可能為討論的內容創造出新的面向。

 

不同文化 永遠無法預期

而從2013來到交大任教,面對臺灣與法國學生的不同,博佳佳也感受到文化差異,文化背景的不同當然也使得想法、價值觀呈現相異的樣貌,博佳佳用一句話詮釋:「臺灣的學生,永遠無法預期!」像是在投票選擇上課主題時,臺灣學生大多喜歡的是:「自由該如何定義?」、「何謂個體?」這樣類型的題目,讓她去思考臺灣的學生是否都急於逃脫出某種框架與限制?

 

相較於法國,因為歷經大革命的影響,法國的學生明白控制權力需要透過民主投票,在這些過程中都需要「思考」,因此了解整個國家歷史、相信自己的決定,是他們大多學生的特質。反觀臺灣學生,對於「歷史是如何被建構出來?」這樣的題目大多沒興趣,一方面或許是因為在臺灣的歷史中有許多傷痕存在,另一方面也是臺灣人習慣只躲在網路的屏幕後談論公共事務,多數人不願自身跳出表態。像是某次上課博佳佳想與同學討論太陽花運動,臺灣學生的反應相對保守,也讓她十分訝異學生不願在課堂上談論政治與歷史,因為在法國的老師甚至應該主動與學生討論政治,也讓她感受到國情的差異之處。

 

但有趣的事情也不少,有次學生的主題選擇了「制服」,要同學討論穿制服的優缺點,博佳佳一開始非常不以為然,因為在法國學生是不穿制服的,法國人認為穿衣服是屬於個人選擇的事情,但臺灣的學生從國小到高中的時期都擁有制服這樣的文化,因此這個主題竟然討論地十分熱烈,引起很大的迴響,也讓博佳佳大開眼界,原本以為上課效果會不好的題目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扭轉,真的是永遠無法預測。

 

歷經許多教學經驗,博佳佳除了獲頒法國海外優良教師,現在的她更努力準備課程,期盼能給予學生更多的協助,不管是在哲學或是科學史的範圍,她都會盡力解答大家的疑問,未來她也會繼續在臺灣、在交大裡服務同學,下次不妨也可以選擇博佳佳的通識課,一起參與課堂討論,相信得到的東西會很多!

附加資訊

  • 最新消息來源: 秘書室
  • 新聞類別: 人物報導
  • 最新消息圖片1: 最新消息圖片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