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-09-07

辦公室的小黑板上,記下指導學生的研究計畫,粉筆線畫出一道道可發展或合作的藍圖,外文系盧郁安助理教授笑說「這些是我對學生的想像。」除了心繫學生課業,她也執行open door policy,透過半掩的門讓學生知道,需要的時候她隨時都在。

 

「我想我和學生關係近是因為我很available,學生要找我的時候都找的到。」開學前會主動連絡學生的盧郁安認為,一封簡單的信件告知學生有需要時可以找她,對師生關係幫助很大;執行open door policy,更是以開放的態度讓學生了解,打開門,老師就在這裡。這是她在美國攻讀博士學位時指導教授給予的觀念,她將這方式複製到交大,「常有學生探頭進來問我有沒有時間說說話?可不可以進來吃早餐?不需邀約時間、不限定討論話題,當學生有情緒需要宣洩時,老師在這裡就是一種幫助。」也因此,盧郁安多留在辦公室備課,盡量為學生待上較長的時間。

 

即使不在學校,盧郁安也用心陪伴學生。曾有位隻身在台灣念書的外籍生,因為生活型態與台灣人不同,過於獨立加上語言隔閡,生活圈沒有親密朋友而感到孤單、低落。當時在家坐月子的盧郁安,便邀請學生到家中作客,吃吃飯、聊聊天,分享當時她在美國求學時的心路歷程。盧郁安說,獨自在國外念書起初會感到新鮮有趣,慢慢地開始想家、懷疑自己是否選對路、下一步該如何走,和學生說說話、分享自己的心情,不僅給予學生最直接的陪伴,也傳遞了「我理解妳」的訊息。

 

對盧郁安而言,擔任老師與導師是同一件事,不論是課業還是生活上,學生尋求的是願意陪伴並給予建議的對象。在她的辦公室大家會分享、會哭泣,很多都是來自課業的問題,盧郁安也藉此機會告訴學生,儘管對未來感到迷惘,學習就是在預備自己,大學四年有很多時間可以接觸不同領域,找到興趣所在並延伸學習目標需具備的能力,便能裝備好最佳的自己。

 

返台教書近三年,盧郁安仍在調適跟學生之間身分的轉換,學習摸索要說多少事?給多少建議?期許自己未來能因材施教,找到最有效的方式為學生化解問題。她也發現,相較於做研究從分析、撰寫到發表需經歷兩、三年的時間,教學的回饋是很立即的,看到學生從不解到理解、從煩惱到開心,這份回饋與成就感讓她在教學上更有動力。

附加資訊

  • 新聞類別: 人物報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