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5-09-02
臉上總是掛著微笑的傳科系張宏宇助理教授,是學生樂於邀約的朋友、也是可詢問疑難雜症的爸爸。「老師,吃避孕藥好嗎?」「老師,我想自殺」多數人避而不談的問題,在張宏宇面前總是可卸下心防吐露,「我不會告訴他們什麼是對什麼是錯,而是讓他們知道,人生就是選擇,每一個決定都要對自己負責。」
 
張宏宇曾隨行拍攝交大印度志工團出團紀錄片,訝異當地各年齡層的學童都會做好份內的工作並且彼此照顧,遇到紛爭也會相互協調。他問當地總管如何教導好學生?總管表示,教的方法就是直接做給他看,「想教五歲的小孩就要把自己變成五歲,教十二歲的小孩就要把自己變成十二歲,以五十歲去面對五歲是沒辦法溝通的。」
 
「這就是身教大於言教。」張宏宇說,不用講太多道理,與學生站在同樣的高度身體力行,就會潛移默化地改變學生,而教育就應該是如此。曾有位成績優異、活潑健談的學生,兩年前開始出現反常行為,送醫發現罹患躁鬱症,張宏宇在家長、系上與諮商中心間溝通調停,同時協助輔導學生心理狀態。面對學生情緒性發言,張宏宇表示不能跟學生說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,「我和她分享我的故事,告訴她人生取決於選擇什麼樣的旅程,道路很多、且沒有對錯,只是選擇如何經歷罷了。」
 
張宏宇認為,「老師」與「導師」不同,當導師第一件事就是不能把學生當學生,而是當朋友,「學生覺得你是老師,不會和你坐下來好好談的。」朋友關係的建立不是在課堂上、而是課堂外,放下老師的身段,透過相處、透過陪伴讓學生願意信任,慢慢地建立同理、信賴的朋友關係。
 
現在的他與學生關係密切,導生聚會由學生安排時間地點及出席成員,取代過去全班出席無法輕鬆談話的尷尬場面,「都是自己人吃得開心話談得也多,學生都會主動分享班上發生的事,很有趣!誰發生什麼事,誰談起了戀愛,透過小型聚會我掌握了每個同學的狀況。」 
 
擔任系上外籍生導師的張宏宇,也時常到醫院探視在八仙塵暴中受傷的莊楚君同學父母。無法親自見到莊楚君同學,能做的就是對家長心理建設,「我的方法是讓父母吃得開心!每次見面就送上一盒鳳梨酥,從台灣頭吃到台灣尾,現在他們見到我都直說鳳梨酥好吃。我想讓他們高興了,就會對小孩產生更大的希望!」沒有過多安慰的言語,在這一刻,張宏宇仍然以同理面對需要鼓勵的家長,用溫暖行動為他們加油打氣。

附加資訊

  • 新聞類別: 人物報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