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03-30
台北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副研究員周維強,從盛宣懷上書奏摺,看到許多精彩故事。(中評社 黃文杰攝) 台北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副研究員周維強,從盛宣懷上書奏摺,看到許多精彩故事。(中評社 黃文杰攝)
中評社新竹3月30日電(記者 黃文杰)台北故宮博物院圖書文獻處副研究員周維強接受中評社訪問表示,清末西式學堂建立,社會對於知識份子價值還是停留在科舉制度,這中間必須有價值移轉,補授工部左侍郎的盛宣懷扮演這個角色,上書奏摺,告訴光緒皇帝與慈禧太后,替南洋公學定位,把南洋公學地位拉到最高,學生有前途才能替國家服務。 
 
為慶祝甲子校慶,新竹交通大學舉辦“在台建校一甲子校慶-交大人的冠冕”特展,展出350件珍貴文物與史料,以及台北故宮博物院所典藏,奏報上海南洋公學(交通大學前身)章程之奏摺,展品彌足珍貴。 
 
負責導覽解說是台北故宮副研究員周維強,實際參與南洋公學籌備及首任總理何嗣焜史料文獻梳理,完成約1萬5千餘字初稿,提供交大以數位展覽形式展出所有奏摺,並實體數位輸出,光緒28年盛宣懷奏報南洋公學辦理及選舉章程事之摺片,讓交大人見證創校始起。 
 
周維強也教大家看懂盛宣懷的奏摺,盛宣懷奏南洋公學歷年辦理情形摺,爭取南洋公學列入學堂選舉鼓勵章程,按省府所辦學堂之例,獲得功名。並為配合欽定章程,奏請明定為南洋高等公學堂,並在南洋公學內增設商務學堂。 
  
他說,皇帝閱奏摺是要有朱批,皇帝批完之後,軍機處會抄錄一份,軍機處把會朱批也抄錄下來,也把朱批時間也抄錄下來,這在皇室檔案,是查不到黃帝何時下達指令,文件不只是往來督府、軍機處與皇帝之間,裡面也是有交辦問題,好比第一任南洋公學的總理何嗣焜過世後,看到從軍機處抄到禮部,用現代的話就是,請“國史館”去辦事。 
 
周維強解釋,這些向來不是故宮博物院展示的主角,因為這是公文旅行一部分,卻是看到時間,台北故宮有很多歷史檔案,清代檔案加上繕本有61萬件,我們的文物來自軍機處也來自“國史館”,後者光清代人物就有6600多人,等於瞭解清代史入門材料,台北故宮正在把大清國史資料庫數位化。 
 
至於光緒28年盛宣懷奏報南洋公學辦理及選舉章程事之摺片,他解釋,光緒28年,南洋公學已經成立6年,盛宣懷向光緒皇帝與慈禧太后奏報整體學堂規模與概況,進而希望替南洋公學的學生,爭取到合適的功名,因為從科舉制度轉為西式大學,基本是有轉折。 
 
他表示,社會對知識份子的價值,不免來自科舉制度,因此要進行轉移,盛宣懷積極替南洋公學定位,把南洋公學地位拉到最高,學生有前途才能替國家服務,這部分過去史料有討論與整理,從來沒有看到影像。 
 
周維強解釋,南洋公學的首任總理何嗣焜,總理就是校長,跟盛宣懷是老鄉,可惜何嗣焜在任內過世,盛宣懷等人上書給光緒皇帝,希望事蹟放在“國史館”,人死留名,留名青史,肯定何嗣焜為西式教育付出,因此可以這樣說,何嗣焜是西式教育第一位在校長任內過世,獻出自己生命的大學校長。 
 
他認為,擔任一位校長非常不容易,除了享譽國際、望重士林、更重要的是,要有堅強體魄以及意志,真的要替所有大學校長拍拍手。 

附加資訊

  • 新聞來源: 中評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