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-01-17
【記者馮靖惠╱台北報導】
 
交通大學校長張懋中表示,台灣每天都在做小確幸,而且做過頭了。台灣從未鼓勵大學教授做最尖端的工作,每天小鍋小灶,要升教授只需要寫幾篇論文,沒有期待教授變成愛因斯坦,沒有驚天動地的格局,在國際上自然不會得到深刻的認同。研究型大學最重要的目標是製造學產落差,學要引領產業,而不是補產學落差的漏洞。
 
張懋中說,台灣的大學要晉身世界頂尖學校,面臨最大難題是國際認可,例如諾貝爾獎,而不是發表了多少論文。台灣只重視小小的進步,人家有大發明以後,才在人家的大發明上,做一點小貢獻,卻沒有顛覆性的貢獻。人家做大工,我們總是跟著人家後面做小工,天天促成小確幸,沒有驚天動地的格局,國內大學在國際競爭的時候,應該往這個方向來思考,也就是,台灣應該發明未來。
 
張懋中表示,學界要走在產業的前面,否則國家前途何在?政府不能要求所有大學解決產學落差,是要鼓勵最好的大學製造學產落差,如果產業界有人才需要,應該告訴科技大學,而不該要求研究型大學製造人才,就為了填產學落差的洞,這樣就不對了。
 
張懋中說,研究型大學應該開創未來、發明未來,為國家創造新的科技和企業,才是最重要的。要求學界解決產業界的問題,這是第二等問題。第一等問題應是,學界要怎麼領導產業界發展。
 
他認為,必須從教育做根本改變,將來台灣才有可能出現先驅者或領導人,而不是像現在頭痛醫頭、腳痛醫腳,一間大學要做所有事,大學應該要分類。

附加資訊

  • 新聞來源: 聯合晚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