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-12-02
郭采瑀工作後再考上研究所,獲得陽光基金會獎助鼓勵。胡瑞麒攝 郭采瑀工作後再考上研究所,獲得陽光基金會獎助鼓勵。胡瑞麒攝
(許麗珍/台北報導)15年前因點薰香精油引發氣爆閃焰,導致當時9歲的郭采瑀毀容,連同手腳留下肥厚傷疤,期間歷經40次開刀與痛苦的復建過程。郭采瑀現在攻讀交通大學應用藝術所碩士,她是陽光基金會獎助學金常勝軍,還因力爭上游獲頒總統教育獎,她回首遭受燒燙傷的「意外人生」,她說從一開始事發後因壓力大、滿心仇恨憤怒,內心無數次自問為什麼是自己,到後來好好沈殿這段人生要如何自處,她告訴自己:「每個人都會死,人生中間要如何充實的過才最重要」,她因為這場意外,比別人更早領悟每件事情的目的,以及自己未來的方向。
 
陽光基金會今舉辦「北區獎助學金頒獎典禮」,鼓勵顏損及燒傷學子克服逆境、努力向學。高中就讀師大附中的郭采瑀,從小學起就一路領取陽光的獎助學金,她自己都記不得領幾次了,大學畢業後,她曾從事服裝設計一段時間,目前又考上研究所,她說有一個很遠很遠的人生夢想是:有一天要在海邊開民宿,現在的目標是「持續向快樂的人生方向前進」。
 
她說因為一場意外,自己沈寂了一段時間,花了1年時間,躲在家裡思考「要不要走出去」,原本活潑外向,喜愛動態運動的她,因那場意外,至今仍因呼吸會喘,無法做劇烈運動,她反而因為受傷改走「靜態文靜路線」,意外的開拓了自己的繪畫、音樂的藝術天份,學會好多樂器,包括吉他、烏克麗麗、木琴,後來也慢慢重拾運動,可以打羽球、排球、桌球。
 
她說,從一開始意外發生時,她因壓力大、滿心仇恨憤怒,內心無數次自問「為什麼是自己?什麼事情不會是我?」她和自己對話好一陣子,和自己磨合,漸漸地她學會務實地看事情,好好沈殿這段人生要如何自處,重建自己的存在價值,重新認識自己的價值,而且是與外表無關,「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,要怎麼架構自己,其他的都是表面。」她想開之後,人生就變更寬闊了。
 
她告訴自己:「每個人都會死,人生中間要如何充實的過才最重要」,她因為這場意外,比別人更早領悟要做每件事情的目的,以及自己未來的方向。自從她務實的開始看事情後,她的朋友都是因為臭味相投,而不是因為外表,就連她現在呼吸會喘尚未治癒,她都看做是「這只是一個看得到感冒而已,沒有什麼大不了。」
 
對於許多傷友會在意的「外表被關注」這件事,郭采瑀有一番自己的詮釋。她說,實際情況是,傷友在受傷後,會把自己放大,以井窺天,如果自己能明白,所有人不論是否受過傷,這世界的每個人,多少都會受到不同程度的不公平待遇,重點是自己不要擴大解釋或過度反應。
 
她表示,現在她的核心價值是:要成為一個不會食言的人、不要造成別人負擔的人,所有事情能夠自己做就自己做,她認清到現在自己除了呼吸會喘還需要別人幫助,因為每2至3年要開一次刀,其他的事情,她已經能夠好好地和自己相處了。

附加資訊

  • 新聞來源: 蘋果日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