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-07-01
(中央社記者許秩維台北2017年7月1日電)交大校長張懋中接受「評鑑雙月刊」專訪時表示,現在大學任務不清、使命沒區分,什麼都做不好,面對高教轉型,建議推動大學分類,非研究型大學就裁撤博士班。
 
今天出版的「評鑑雙月刊」專訪交通大學校長張懋中,張懋中在專訪中指出,台灣高教最大的問題不是生源不足,而是大學任務不清,沒有分類,過去每所科技大學都要做研究,現在則是研究型大學都要做科技與產學,過去要求每位教授發表paper,現在則恨不得人人與產業結合,因為任務不清、使命沒有區分,到頭來什麼都做不好。
 
張懋中指出,雖然現在高端人才缺乏,但每個人特質不同,不是人人都可以被訓練成高端,研究型大學不是教學生「解決問題」,而是「定義問題」、「問問題」,科技大學才是教學生解決問題,但因現在大學任務定義不清,教出來的研究生也沒有能力去定義與規範問題,如果學生只學「答」不學「問」,是不夠資格做研究的。
 
對於台灣超過半數大學都設有博士班,張懋中認為,如今高教正在轉型,應是推動大學分類最好的時機,要求大學自己分類很困難,因為學校不容易自己裁撤博士班,應由教育部為大學分類,至少應先將公立大學分類清楚,若未被歸類為研究型大學,收掉博士班可能也是不得已的結果。
 
張懋中表示,當大學有清楚的任務分類,不同類型大學或不同學門教授的薪資就能有所區別,尤其研究型大學的市場是全球性,大學必須拿國際市場的價格與其他學校競爭,否則難以延攬到具競爭力的教授,目前台灣教授的薪資早已脫離國際市場公價,全都是「均一價」,一個助理教授起聘不到6萬元,而香港城市大學卻是台灣4倍之多。
 
近期年金改革衝擊公立大專校院教職,張懋中指出,過去國內大學還能留住一些人才,其中一個原因在於退休制度還不錯,現在這個優勢也開始瓦解,教育部最近私下探詢交大試辦大學法人化的意願,似乎認為「時候到了」,現在政府力推公教年金改革,或許大家已能漸漸看到國立大學法人化的好處比壞處還多。

附加資訊

  • 新聞來源: 中央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