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-05-16
(中央社記者鄭景雯台北16日電)從小學音樂的尼可樂藝術總監何欣蓮,如同一路念音樂班的人一樣,在高三之前都以為會成為音樂家,直到去維也納看見國外的藝術節,立下志願要為音樂家服務,用音樂療癒人心。
 
「音樂很大的功能是在淨化人心,就像戲劇在反映人性,聽音樂有點像是治療」,一年要辦30場音樂會的何欣蓮,每回看到現場樂迷熱烈迴響,總是讓她憶起當初決定創業的初衷。
 
在台南長大的何欣蓮,從小就念音樂班,高中又進入台南藝術大學念七年一貫制的音樂系,主修鋼琴,對她來說,彈鋼琴就像喝水一樣自然,從沒被爸媽逼迫,就會自己乖乖的坐在鋼琴前練習,「但因為一路都太順了,彈到後來才發現,我的興趣比別人稍微多一點,時常花很多時間在做本科以外的事情」。
 
她總是熱心地和週遭朋友分享喜歡的音樂家、最近又聽了哪場很棒的音樂會、看了哪本書,「尤其看到校內張貼的音樂會海報,設計都很醜,沒彈琴的時候,我就自學海報設計」。
 
久了便在音樂系傳開,老師、同學只要辦音樂會都找她設計,甚至還包辦寫企劃書、新聞稿,就連演出規劃都交給何欣蓮,「我在音樂系都被認為是怪咖」。
 
當同學忙著練習、準備比賽的同時,何欣蓮買書研究怎麼做海報;當同學在音樂會演出前緊張個半死,何欣蓮在後台做舞台最後確認,不知道的人以為她是後場人員,但其實她也是演出者。
 
高三那年,何欣蓮到維也納遊學,在當地看到維也納藝術史博物館舉辦一系列藝術展演,開幕演出就用這幾年才在台灣流行的3D光雕投影,「當下完全被那樣的氛圍感動,回來之後就想要轉行,也想在台灣辦這樣的藝文活動」。
 
大學畢業後何欣蓮考上交大音樂研究所,慢慢萌生要創業的念頭,起初先成立工作室,接一些音樂會案子,畢業後才正式以「尼可樂表演藝術」名稱立案,走上創業之路,決心要推展音樂藝術。
 
取名為「尼可樂」,何欣蓮笑說,「真的很普通,就是我的法文名字Nicole」。2012年創業之初,何欣蓮早已規劃好「尼可樂」要走的方向,從「前衛」、「跨領域」、「菁英系列」、「國際交流展演」、「菁英出版」五大面向,為國內音樂家策劃、製作音樂會,也邀請國外音樂家來台,其餘的則著重在表演藝術經紀,這也讓尼可樂在2013年獲得文化部文化創意產業創業圓夢計畫補助新台幣50萬元。
 
「申請到補助當時有很大的幫助」,一來是得到文化部認可,二來也是對一個剛起步的公司有所資助,「當然50萬元很快就用完啦」,何欣蓮說,創業的第一年幾乎是賠錢,直到第二年才賺錢,稍微打平,補回第一年的資金缺口。
 
尼可樂一年要辦30場音樂會,即使經常熬夜、加班,但都不足易讓何欣蓮喊累,她笑說,「我是一個很樂觀的人,所以才會開公司,完全沒想過開公司會遇到什麼困難」。
 
何欣蓮創業遇到最大難處,在於不會計算營運成本,「我一直以為,只要收入、支出打平就是賺錢」,為了補足這塊,她報名學財務相關課程,公司成立第二年後,才搞清楚怎麼算帳。
 
辦活動有賺有賠,有時票房不佳,何欣蓮還是辦得很開心,她坦言台灣的音樂會很多,「但多數人還是會選擇看A等級」,通常又以國外的音樂會居多,反而對台灣音樂家毫無認同感。
 
因此何欣蓮著重在推廣台灣音樂家為主,先幫身邊的優秀音樂家辦音樂會,接續辦了「魏靖儀小提琴獨奏會」、「李純欣小提琴獨奏會」、「黃盈媛大提琴獨奏會」、「陳姵怡小提琴獨奏會」、「盧易之鋼琴獨奏會」,目的就是要讓觀眾認識台灣音樂家。
 
何欣蓮也發現,音樂會多半在嚴肅的音樂廳舉行,從一個學音樂的人來看,她希望音樂會可以是闔家觀賞、讓人放鬆,又能讓人開心。
 
她辦過「夢幻巴洛克」音樂會,透過即興的「沙動畫」,結合巴洛克音樂,傳達人性中的喜怒哀樂;在台北中山堂光復廳辦「自由探戈.音樂.舞會-被天使遺忘的深沉哀愁」,現場由樂團演出阿根廷探戈之父皮耶佐拉的代表作,並安排舞者在現場跳探戈,同時滿足觀眾視、聽覺享受。
 
2015年何欣蓮更首次促成第一屆台灣國際即興音樂節,邀請國內外音樂家一起即興演出,表演過程全靠現場的氛圍與機遇性,打破制式、傳統疆界,大膽放開的玩聲音,受到許多樂迷喜愛。
 
熱愛藝術的何欣蓮笑說,「我們很像是在保護文化資產,如果不繼續辦演出,就會掛掉」,她期望在「尼可樂」推動下,能讓更多台灣人認識在地的藝文之聲。

附加資訊

  • 新聞來源: 中央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