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-03-20
出處:財訊雙週刊 第 524 期 作者:王銘祥
 
近日搭私人飛機來訪,並與張忠謀會面的山繆利是何方神聖? 他為何能從一位窮教授翻身成全美富豪?他的故事,應讓台灣創新之路與法規鬆綁有更多的啟發。
 
創業家不只需要知識與專注,有時候更需要時勢造英雄(Right Place in Right Time)。」講這句話的人,從原本的窮教授,因為參與創業而身價暴增至31億美元。他就是全球第二大IC設計公司美商博通(Broadcom)共同創辦人亨利.山繆利(Henry Samueli)。
 
3月2日,山繆利接受交通大學校長張懋中的邀請,到新竹接受交通大學頒贈的名譽博士學位。張懋中與山繆利同為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(UCLA)電機工程系教授,兩人有共事多年的情誼。近幾年來已較少曝光的山繆利,特別搭乘私人飛機,專程飛到台灣接受這項榮耀。
 
5000美元創業 
把知識轉化為財富
 
山繆利於1954年出生於紐約州水牛城,取得UCLA電機博士後,留在學校教書;91年,他與學生亨利.尼可拉斯(Henry Nicholas)各出資5000美元,共同創辦博通,並分別出任董事長與執行長。98年,博通成功掛牌上市,山繆利不再擔任教授,但UCLA一直把山繆利的名字放在電機系教職員名單上,山繆利也陸續捐了許多錢給母校。
 
博通從創立至今,一直是全球最領先的網通晶片設計公司,山繆利在技術上的鑽研貢獻很大;事實上,從九91到2015年間,他除了擔任博通董事長外,也一直兼任首席技術長(CTO)職務,即使一五年宣布與安華高(Avago)合併,他仍保留了新公司技術長至今。
 
儘管在全球半導體業有卓越貢獻,但山繆利卻透露,從小父母希望他當醫師,因為醫師可以懸壺濟世,救很多人,無奈他沒有很大興趣,長大後選擇當工程師,他覺得也很好,「因為投入科技產業,能幫人類帶來更美好便利的生活。」
 
不過,近來許多人擔心摩爾定律將遇到瓶頸,會讓半導體先進製程的推展愈來愈困難,山繆利則不擔心,「大家都在問,What's the Next Big Things(下一個大趨勢是什麼)?我認為,電腦、手機都還是,而物聯網則是把許多應用都聚集在一起,雖然個別應用不會是殺手級產品,但像是收集資訊的感測器、大數據、機器學習、人工智慧等,都將是不錯的產業。」
 
不過,對於這位在矽谷任期最長的技術長來說,博通可以持續成功,並非一直去追求熱門的產品,反而是聚焦在自己最專精的部分。在兩年前的媒體訪談中,他就一再強調,博通當務之急是「專注於強化核心技術實力」,而不是「忙著擴充新領域」。他說,「博通面對未來的技術與市場選擇,將不是只靠一時的狂熱,或是一窩蜂做決定,而是必須要更縝密地觀察市場,與客戶互動合作,這才能降低犯錯的風險。」
 
根據博通的財報,與安華高(Avago)合併後,去年營收(至16年10月底止)達132.4億美元,是聯發科2755億元新台幣(約88.8億美元)的1.5倍,但市值則高達879億美元,是聯發科3468億元新台幣(112億美元)的8倍,博通的影響力可見一斑。
 
很多人都很好奇,山繆利二十六年前創立公司時,當時還是一位教授,到底成功的憑藉是什麼?山繆利說,創業家除了要聰明、有知識與努力專注外,最重要是在對的時機做對的事,成功的故事幾乎都是如此,「二十多年前,當時市場正需要數位有線電視晶片,博通剛好提供了最佳的解決方案。」
 
由於博通也是台積電大客戶,當天到場恭賀的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也說,「山繆利不但擁有知識、聰明,更將這些轉化為成功的商業與利潤。」山繆利則回贈張忠謀,「很感謝台積電比博通早幾年成立,純晶圓代工的模式,讓博通可以無後顧之憂地專注於晶片設計。」
 
根據《富比世》(Forbes)雜誌一六年美國四百大富豪排行榜,山繆利以31一億美元排名第214名富豪。擁有財富後,山繆利買了私人飛機,還與太太成立公益慈善事業,並成為美國二支職業冰上曲棍球隊的老闆。
 
值得注意的是,目前全球最強大的兩家IC設計公司高通及博通,創辦人都是大學教授,市值及影響力更大的高通,創辦人是厄文.雅各布(Irwin M. Jacobs),他在取得麻省理工學院(MIT)電機與電腦博士後,也分別在MIT及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(UC San Diego)任教,教書之餘還同時創業兩次,第一家是做衛星加密元件的Linkabit公司,第二家是切入無線通訊技術的高通,如今高通已是掌握全球無線通訊及手機晶片最大的公司。
 
教授創業之路 
台灣應掙開束縛
 
不僅如此,美國各行各業的創新,很多都來自大學的參與,矽谷就是最好的例子。而相較於美國大學教授創業的順暢無阻,但在台灣卻有如天方夜譚,更奇怪的是,台灣目前對於教授參與創業有諸多限制;至於擔任行政職的教授一律視為公務人員,連在企業擔任董事都不行,違者就彈劾法辦,光是去年,交大就有副校長張翼及講座教授謝漢萍,因為在企業兼任董事或監察人而被監察院彈劾。
 
在美國工作並從事教職多年的張懋中,前年回國擔任交大校長,他認為,台灣有許多法規,把學校參與社會創新的路堵起來,「把教授的手綁起來,不准這、不准那,對台灣其實是一大損失。」
 
除了對大學嚴格規範外,從《公司法》到資本募集等限制,也都不利創新創業。美國公司在創業時,創業團隊或技術擁有者拿普通股,但普通股可以一股以0.0001美分認購,至於後續加入的投資人則拿特別股,認購金額則看公司價值提高,如此作法讓創業家擁有較大誘因;但反觀台灣規定一股面額10元,創業家要拿技術股還要先課稅,徒增許多困擾。
 
山繆利的來訪,在報紙一角只留下一則小新聞,絕大部分媒體都把焦點放在張忠謀說的話;但是,重點不在山繆利和張忠謀說了哪些話,而是台灣許多落後的法規與觀念,確實應該趁著這個機會好好檢視一番。
 
根據主辦單位交大指出,山繆利來台前,他的隨行與保全人員特別先來台探路,隨身保鑣還把他要走的路線先演練一遍,這種出巡的規格,顯然早就不是窮教授能負擔得起,即使台灣的企業富豪也少有這種排場。但教授為何不能是巨富?教授就不能擁有私人飛機與球隊?台灣想要躍升,想要改變,顯然這是一個值得檢討關心的課題。

附加資訊

  • 新聞來源: 財訊